手滑进他的T缝戳菊X帮他灌肠强烈的排泄Y漏出Y体(1/2)

何钦一打开门,看见陈芗站在厕所门口。

“你……要不洗个澡吧?”陈芗说。

何钦一听到这话,神色茫然。

“怎么了?”

他嗫嚅着,脸色绯红:“不是还要……”

陈芗凑近,听清了他后面声如蚊呐的三个字。

他说的是“肏屁股”。

陈芗面上也有些赧,她没做过这件事,但她想着不如试试,反正已经做了这么些倒反天罡的事儿了。

他们又回到床上,何钦一主动躺下张开双腿,陈芗盘腿坐在他腿间。

陈芗盯着何钦一的屁股和诱人的股缝,她知道何钦一的那朵娇花就藏在这道沟壑之中,她想一探究竟,可是疏于经验。

“要不……你转过去?”陈芗提议。

何钦一见她半天没动作只是盯着自己羞人的部位一个劲儿地看,害羞了半天,结果听到她让自己翻身,心里有点害怕。

他颤巍巍地起身又趴下,下巴撑在交叠的手臂上,为了让陈芗更方便地动作,他撑起大腿,曲着腿跪在床上,胸部匍匐着。

屁股对着陈芗的脸,何钦一羞得恨不得去死,偏偏陈芗没有动静,他看不见陈芗,心里有些慌乱。

哪知陈芗只是在端详他的菊穴。这个特殊的姿势让何钦一的臀缝主动地打开了,里面的那朵娇花也完全展现出来。

细腻白嫩的屁股,幽深的臀缝,都比不上这朵娇嫩的花儿。何钦一肛门的颜色是粉嫩的,看起来颇为干净,从未被人碰过的地方紧闭着,不断地引诱着陈芗。

可真是要迷死她了。

她的手覆上他的臀,揉捏着这滑嫩的软肉。何钦一常运动,所以臀部的肉是柔软的,也是富有弹性的。

她的手不停地在他的屁股上溜冰似的打着转,在他的臀部冰场,她是最好的花滑运动员。她的手要命地抓着他的臀,时而向外拉伸,让肛门差点就要张开,时而向内挤压,用他的屁股触碰他的菊穴。

在陈芗的动作下,何钦一逐渐适应了这颇为奇异的触感。他一点儿也不排斥别人碰他的屁股,不仅不排斥,甚至很喜欢她玩他的屁股肉。感受着干爽温热的小手包裹着他略凉的臀部,感受着灵巧可爱的指尖在他的软肉上跳起舞,他心里痒痒的,想要更多。

陈芗的手终于滑进了他的股缝,沿着那条幽深的峡谷不停地搓磨着,磨得何钦一也轻喘了起来。

他想让她更深地摸一摸,照顾那朵孤单的花,可是下贱的话语总也说不出口,他不允许自己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,即使是她的狗。

他爱她。这一刻他确信。

待陈芗的指尖稍一触碰那粉嫩的洞口,他就急不可耐地发出了一声“啊~”。肛门害羞地收缩着,他的身子又变得控制不住了。

“等等……”陈芗的手指抽离出去,何钦一的屁股顿时像大海上漂泊不定的孤舟般摇摇欲坠了。

“我家没有润滑剂……”陈芗捂住脸。

何钦一呆住了。他没有想到这一点,一向谨慎的学霸在这件事情上出了错。

“对不起……我应该多了解一下的……”此时此刻他的心理和生理都有些脆弱,声音竟然带上了一丝哭腔。

“没事儿。”陈芗温柔地揉揉他的屁股。

何钦一无助地转过身,默默地开始穿裤子,咬着下唇不敢看她。

听到他说没多了解,陈芗有些无奈地好笑,她问:“那你自己清理干净了?”

何钦一又是一脸茫然,还有些害怕:“清理什么?”

陈芗真的笑出了声……他怎么这么可爱啊?

他疑惑的眼神逐渐清明起来,想到了什么,羞红了脸:“这……怎么清理啊?”

陈芗面不改色地把操作方法告诉了他。何钦一越听脸越红,支支吾吾地问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陈芗轻笑两声:“跟我同事打听的。”

何钦一突然想到些什么,眸子骤然暗了暗,低着头不讲话。

陈芗看出他情绪突然低落下来,心想着刚做完羞羞的事情,校草变得好容易eo呀,于是凑近去看他的表情,逗他说:“怎么啦?”

何钦一看了她一眼,女孩的眼睛带着狡黠的笑意,亮亮的像盛满了星星,终于放弃了,闷着声音说:“你是不是都……做过了?……和周西悦……”

“哪有!”陈芗眉毛竖起来,不满地瞪着他,可爱得像个馒头。何钦一听到她的回答,没藏住心底的欢喜,嘴角压不住地扬起来,伸出手戳了戳她因为生气而嘟起来的脸蛋,说:“那就好。”

陈芗看他笑这么欢乐,也勾起嘴角:“不过是摸了他的胸一会儿……”

何钦一的嘴角收敛了起来,眉眼都耷拉下来,仿佛这真的是一件对他来讲极其重要的事情。

陈芗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也跟着他沉默下来。

沉默良久之后,何钦一说:“和我在一起吧……”

听到这句话之后,陈芗滞了一下,心里紧锣密鼓,嘴上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。她在思考着,自己对何钦一有没有感情,有多深的感情,慢慢的,她感受到了视线里,何钦一的手在抖。

她不忍地抬头看了一眼他。

何钦一坐在床边,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,平时在校园里看到他,他总是自信的,骄傲的,发丝在风里轻扬。那些作为校草的他的光芒此刻全都退散,陈芗眼里的他,是赤裸的,不是裸露的肉体,而是那颗赤诚的、怯弱的灵魂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